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隔靴搔痒
隔靴搔痒


晚上十二点多我下班回家,走到电梯前发现电梯正在维修,我叹了口气,只好爬楼梯。我家在十七楼,爬到八楼时觉得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。突然有个男人从身后紧紧抱住了我,一手捂着我的嘴巴。那人力气很大,我拼命挣扎却动弹不得。男人抱着我倒在地上,用腿夹住我,手在我身上一阵乱摸,四下点火。

我被他摸得有感觉了,也渐渐放弃了挣扎,微微喘息着。他见我不再抗拒就解开我衬衣的扣子,推高我黑色的蕾丝胸衣,胸衣下白嫩高耸的乳房露了出来。他看了眼神一亮,低下头一口咬在我左边的乳房上,舌尖快速舔弄着我的乳头,手按在我的右胸上,对着另一个乳头不停揉捏。我不住喘息,呻吟出声却又怕被别人听到,只好把自己的手指放在嘴边咬住,感觉下身有液体流出。

他放开我右边的乳头,手往我身下摸去。解开了我的制服裙,摸到我黑色的内裤仍不断往下摸去。突然他动作停了,原来是摸到了我内裤里贴着的卫生巾。我才想起今天是我生理期的第五天,下体仍有少量的经血排出,我便贴了护垫。他只愣了一下就继续手上的动作。他的手隔着我薄薄的护垫不住抚弄,找到护垫下隐藏的阴蒂一阵快速地按压。我只觉得全身不断颤抖,流出了大量的体液,浸湿了小小的护垫。他凑到我左耳边轻咬了一下我的耳垂留下一句话,“明晚同一时间在这里等我”,声音悦耳很有磁性。他走了,我也快速穿好衣服回家。

第二天晚上下班回家,我看到电梯的维修通知已被撤走,心里想起昨晚的艳遇脚下便不由自主地往楼梯走去。好不容易爬到八楼,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的瘦高男人倚着墙在抽烟。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昨晚的那个男人,不好意思开口询问,只好在经过他身边时稍微放慢了脚步。他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用脚踩灭,大手一把拉住我快步走出楼梯间,拿出钥匙开门,拉我进屋,又锁上门。他来不及打开灯,把我往门上一压,一手捉着我两手的手腕高举过我的头,压在门上,另一只手往我裙底探去。他低下头含住我的嘴唇,粗暴地用舌头顶开我紧闭的双唇,搅着我的舌头不断施虐,并不时用牙齿咬我的舌头。一下轻一下重地,很快就挑起了我体内的情思。他的手摸到我的内裤上,发现没有贴卫生巾后用力扯断了我的轻薄的蕾丝内裤,手指夹着我的阴蒂快速揉弄。感觉到我的阴道湿润了便伸出一指插入,不断抽插扩松,逐渐插入两根、三根手指。我被搅得浑身无力,不断呻吟出声。他放开我的双手开口,“小骚货,帮我脱裤子”。他充满磁性的声音蛊惑了我,于是我把双手放在他休闲裤的两侧扯着裤子往下脱,露出他被平角裤包裹着的下体。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身材便拿手摸了摸他的大腿,肌肉结实却又不会太过强壮,看来他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,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。我又以同样的动作脱下他的平角裤,粗长的男茎弹跳而出,他双手按着我的肩膀,挺腰插进了我的阴道。我很久没做爱了,紧致的下体突然有异物入侵,痛得我“啊”地一声尖叫,他不断抽插,九浅一深,我不住地呻吟,双手抱着他,用腿夹紧他的劲腰。我们在激情中深吻对方,在铺天席地的情欲中感受到了爱。他的喘息声突然加快,把我顶在门上阴茎一记深入,灼热的液体灌满了我的阴道,我们都达到了高潮……    后来他告诉我,他喜欢我很久了,也偷偷跟踪过我,得知我是单身。因为饱受情欲的折磨,他终于设下了那天的陷阱,擒获了我。现在,我们正在交往中。

  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