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妓女小蓉
妓女小蓉


当实在忍不住快射精出来时,我停下了阴茎,塞在她紧紧的阴道,然後不敢抽或挪一下,当我阴茎紧紧顶着下阴,小蓉摇摆起并向上用力地想套动我的阳具,看到她憋紧的眉头在皱动,我心想:花了这些银子,怎可轻易的就泄完走人呢?深呼吸身体紧压住小蓉,目的是不想要让她扭动身体去磨擦我那快接近兴奋喷发的龟头。

小蓉可能感觉到我的意图,开口说话了:「要出来就别忍,会憋坏身体的!反正时间还够,再来一次也无妨。」  听到姑娘如此说,也不好意思在把她压下去,急速抽插後掏出阴茎,将精液喷洒在她那稍微有点胖的小腹上。

小蓉边笑道:「你的库存不少ㄛ!可见很久没办这事了吧?」  酒精的作用加上太久没运动,居然口乾舌燥回不了话,只能躺在她身旁喘气着。

「不然这样子好不好?你帮我再买两小时,我不回店了,陪你到中午!」小蓉一面搽着小腹上的精液说道。

我点点头後,她直接拿起床头的电话拨回店里,我尽自到浴室里清洁满身的汗水。

七期重划区的汽车旅馆在这凌晨时候,真的不是很容易找得到空房间,绕着绕着已经问了五家汽车旅馆,终於在第五家回问我们是否可以等十分钟,让她们清洁人员先行打扫。

在这时间不等也不行,时间宝贵,小姐带出场三小时包含打炮钱,超过可是要加价的。算算再买两小时陪到中午凰悖也就答应小蓉的要求,因为她并没有狮子大开口。

我泡在热热按摩浴缸内,开动喷射水流,想要蒸发掉一些体内的酒精。小蓉自行进入浴室,上完小号後也爬进浴缸内跟我一起泡。

「好烫ㄟ!你不怕泡晕倒ㄚ?」小蓉哀叫道。

「习惯就好!」我回道。

我俩就在浴缸中搓揉起来。

「你多久没办过事ㄌㄚ?」小蓉问道。

「嗯……三、四个月有吧!」我回道。

「难怪这麽快就出来了。」小蓉道。

我用傻笑着的表情回答着她。「你单身吗?」  「对ㄚ!」「那你一般都是在那里叫小姐?」小蓉问道。

「有时像你一样酒店带出场,不然就三温暖解决。」我回道。

就这样两人有一答没一答的问道,一边两人互相上下其手的抠弄着。有时不小心抠痛了,小蓉也只是要我小力点,不会有年轻酒店小姐那龟毛样儿。

看看小蓉的年龄也有二十六、七了,照说这年龄的小姐都要被淘汰掉了。是因为几次带客户到她店里,她那豪放的态度帮我顺利的搞定几位客户,签下获利蛮不错的合约,本想今天买她出场吃完消夜後送她回家。

她们店是前一阵子流行的二十四小时营业酒店,小姐出场兼打炮一并算帐的型态。之前有几次我就是买她出场後就叫她载我回租屋处自行上楼睡觉,留下她一脸疑惑的离开。後来几次到她们店里,小姐一直以为我不能人道。

今天我们逛了两家PUB,喝了一瓶多的龙舌兰,小蓉不知是装醉还是要试我。要我开她的车载她回去,结果她在我开着车时就拉开我的裤拉炼,给我BJ了。这一BJ搞得我性趣起来,只好找汽车旅馆解决。

小蓉在浴缸里用膝盖顶起我的屁股,就在按摩浴缸水流的冲击下开始帮我BJ。泡红的身体或许加速了血液的循环,在她的舌头刺激下渐渐地膨胀起来。小蓉见我的阴茎硬起来了,示意要我起身,要我上她。我翻转她背向着我以坐姿,而她一手扶正我的阴茎,一手扳开外阴唇,慢慢的导入。她缓口气後,在水的浮力加上我的手托住她的屁股,上下的套弄着。

按摩浴缸的水温真的太高,两人办不到三分钟就受不了,赶紧起身移师马桶上继续。在马桶上才发觉她的身材过於丰满,再下去就会让人感觉胖。雪白的屁股上下左右的扭送着,龟头刮着阴道粗糙的肉粒。这个姿势我最省力,而她也可以控制寻找她自身的敏感点。而我趁这时候上下其手的抚摸着,想找看看是否有生育过的妊娠纹,或许丰腴的躯体掩盖了妊娠纹,我很怀疑她说过有一个念国小的女儿。

自从我请十五天假到LV回来後也从没涉足风月场所,这期间她打电话都无法接到我的人(当时还没有漫游这玩意),因收假後也一大堆的业务量要追赶,忙得忘记小蓉的存在,直到约两个月後她跟我在医院年度健康检查时偶遇。他女儿在学校游戏时自秋千上摔下来,目前还在重症病房中。她的车也为了医疗费用卖掉了(那时也还没有健保),只有学生医疗险而已。

为了照顾女儿,她也没在那家酒店上班,而改到一家老人茶室,因为那里工作时间比较自由,下午一点到晚上十二点,有客人呼叫器一CALL才去上班。

这回跟她上汽车旅馆开房间也是为了捧她的场,硬拉了几位年龄比较长的客户一起去回味旧时光。在医院碰上时我有跟她说,如果缺钱三、五万的,我可以帮助她,但是她自始自终都不曾开口跟我借过。

或许常常见面聊天後,我渐渐地了解了小蓉的身世,眷村第二代,母亲是父亲花费二十万台币自花莲买回来的,母亲生下他弟弟後,跟着别的男人跑了。她老弟也在他老爸的怀疑下国中即离家出走自今未归,父亲对於这个掌上明珠可是万般呵护,给她所要求的一切,而她对於这相依为命的父亲也是克尽孝道。

与专科同学相恋而结婚後,老父亲在一次早晨运动中遭汽车撞击而引至半身不遂,而这时的她又怀胎五月,辞掉工作而在家看护老父亲,凭着老父亲的荣民身份,就医不成问题,但就是无力聘请专业看护照顾,就这段期间,丈夫一直对於她这样子的照顾父亲而冷落家庭一直常发生口角。

丈夫家庭可以说蛮富有的,对於这些事情一直要用钱来解决,但是在丈夫母亲言语中,不时透露出她是为了钱才跟她儿子结婚的意思,她也蛮有志气的没跟夫家伸手要过半毛钱。

就在白天忙着看护父亲,怀孕着晚上丈夫无法满足需求下,家庭起了变化,渐渐的丈夫也不回眷村这里住,靠着老父亲的终身奉及结婚前所存的钱,支付一些生活开支还不虞匮乏。

这四、五个月来疏忽对丈夫的沟通,就在某天在等公车要到荣总帮老父亲拿药时,发现丈夫的车里头搭载着一位妙龄女郎,两人状似亲热的,赶紧拦住一部计程车尾随在丈夫车後。直到丈夫的车开入某汽车旅馆内後,这阵子来的辛劳与痛苦一拥而上,悲痛的昏倒在计程车上。

女儿的早产加上住院,这时候老父亲病情恶化,就在她产下女儿後第二天去世。女儿的诞生并没有为她及丈夫关系增加,反而更加雪上加霜,这回早产以致於医生发现子宫颈癌,为免病情扩散,一并割除了子宫,无法再生育的她加上夫家母亲的恶言相向,导致了与丈夫的离异。与丈夫姘上的女人为他们家生下了一个男孩,夫家给了她一百万後,将母女俩赶出了家门。

回到眷村老父亲家住不到半年,眷村拆迁,不得已用尽老父亲遗留加上夫家所给的钱买了间小公寓。生活开销加上女儿的费用,不得以开始寻找工作,但是一个单亲家庭一般工作根本无法平衡,就在一家三温暖经理的说服下开始在特种行业里生活。

刚开始一直无法调细身段常被客人赶出,在经理媚姐的帮忙加上自己无法生育的轻松压力下,开始放开自己,尝试着自公司借回的A片及媚姐的指导下,功力慢慢增加,而指定点名服务的客户也渐渐增多。

我才了解到小蓉功夫如此精湛是有这段历史,慢慢的,我俩的关系也超出买卖交易。有点类似心理医生,她有不满或遇上恶客都会来找我顷诉。

在一次,我住大楼十楼的住户开瓦斯自杀,导致十六条人命,幸好那天我人在酒店喝酒没回去。我也很少回去那里,顶多回去送洗衣服。火灾後所有家当全毁,也免去了再租屋的念头,开始以三温暖为家。小蓉看我如此,几次要我到她家住,我一直不好意思,加上我常常深夜才喝醉回家,怕吵到她女儿的生活作息。我也把这原因告诉小蓉,小蓉以为我在躲避她。在一次她酒醉车祸後,我为了照顾她正式进住。

虽说我正式进住她家,我俩并未同眠,我分租她另外一间客房。她那可爱的女儿好像遗传到母亲的体贴,常有意的在我俩前面叫我爸爸。几次学校老师家庭访问,我也一直充当爸爸的角色。

住进她家,我开始推掉交际饭局,下班後我代替她接回补习班的女儿後,让她无後顾的去上班。某位一直捧她场的客人开了家店请她去当经理,我跟她女儿只能在早上上班、上课时才能见到她回家睡觉。

这段期间她经济状况好转,分红也多,我建议她将升入国中的女儿送去寄读学校,让她升学读书环境正常。在我这代理父亲的帮忙说服下,她也同意去那里念书,但这小鬼头居然跟我谈条件交换,要我好好爱她妈妈,我一直不懂什麽叫爱?只有点头答应她。

自从搬到她家後,年馀都没有跟小蓉发生性关系,或许两人生活习惯没有交集。而我有此需要时,也是到三温暖解决。

我一直保持一个默契°°决不会带其他女人回家,就算需要,也是在外面解决完後才回家。

而小蓉也忙得不可开交,我俩碰面的机会及时间也少了许多。加上客户量一多後,宁为鸡首的想法就开始发作,自行在外独立开了一家公司。那时直觉得客户多、随便赚,开家公司非常简单的想法,客户也有些跟着我转移过来。

刚开始生意非常的好,原公司我的助理小姐也跳槽到我公司上班,以她的能力加上跟我客户的熟悉度,生意真的蒸蒸日上。那段时间原公司老板还跟我谈到公司合并入股事宜,正意气风发的我哪听得下去。

这时我所有的客户交际安排也都是小蓉帮我处理,公司内外各有一位得力助手,生意真的没话说。就在存款节节上升时,胃口开始大,只要有人提出案子,不分说由我都投资进入。

公司里助理小姐苦口婆心的分析给我听,小蓉也将听来的小道消息告诉我。我也只有两手一摊,钱都已经投进去了,不然要如何?

就在此时,业内新开张的加上我前任公司老板用低价顷销的方式,虽然出货量一样,但是获利率却大幅衰退,开始了四处调头寸的日子。酒店的帐全都是小蓉帮我消化掉,但是上游厂商的货款却一张张跳票,没有来源如何出货?公司就这样一开门,讨债要帐的全都来了。

小蓉出面帮我请了兄弟来解决,而她也将积蓄拿出清偿了我千馀万的债务。

我开始整日无所事事的在家借酒装疯,还将到家里来安慰我的助理小姐强暴。

小蓉得知这件事後逼我娶她,那时的我整日醉醺醺的,小蓉说的话哪听得下去,最後被小蓉叫店里的两名小弟硬是把我架到医院戒酒。

戒酒这三个月里,回想起这段时期的荒唐,真的无颜再见到她们俩。偷偷的连络当兵同梯次的同学,安排到他们大陆工厂当采购,我这一离开,心里直想:这样子对她们俩会好点,我不知道这驼鸟心态伤害她们更深。

「我干你妈的!叫你吹你就吹!」我对着一个湖南妹吼道。

这湖南妹是在酒店里谈妥了价码後才带出来的,叫她BJ,居然要跟我多收RMB200!酒精作祟下,一脚将这湖南妹踢下床,这湖南妹被我连推带踢的赶出房间,一毛钱也没给的赶走。

就在此时,我已经淡忘掉的人物居然出现在上海,我呆看着站在走廊上的小蓉。

小蓉自行步入我的房间中,我们俩就这样面对面的望着,一夜的无语。最後小蓉才对我说:「你心真狠!就这样子一走了之。你知道薇薇为了你自杀了两次吗?难道她对你的情你感受不到吗?我请了人四处打听你的下落,最後才寻线找到这里来的。」  「我┅┅我无颜再见到你们。」我吞吞吐吐的低声回道。

「你如果真的觉得对不起我们,那你现在马上跟我回台湾!」小蓉说。

「回去干嘛?」我惊讶的回道。

小蓉要我回去将薇薇(我那助理小姐)娶过门。「那你怎麽办?我就是因为你才逃避的。」这时的我已经哭泣着说道。

小蓉听到我如此说出後,抱着我号啕大哭。

这时我们俩如决堤的洪水般将双方的上衣都泄湿了,我不知道什麽是爱?但是这两个女性是我一直无法承担之重。对於薇薇,我是左右闪避;而小蓉本是出於买卖肉体进而一步的深入双方内心世界。薇薇是我无法高攀的女性,而小蓉是在於长时间的相辅佐而成长的,这叫我如何去取舍呢?

「对於我,你可能不用理睬,薇薇你是一定要娶!」小蓉哭诉着。

「不可能!你┅┅我跟本放不下!」小蓉这千里寻人,怎麽可能是单独为薇薇而来?就这样子我不能再躲避了,我决定请假跟小蓉回台湾一趟,再跟公司告完假後与小蓉一起返台。

返台後才知道薇薇在我离开後就一直住在小蓉那里,命运总是让交集到的异性纠缠不清。薇薇见到我时只是一味的打我,而我则站在那里呆呆的让她打到手软。小蓉站在薇薇身後流着泪,我┅┅我该如何解决这情债呢?

【完】